A Better Attendee Experience
Why I Just Can’t Wait. I Want it Now!

文:大卫-巴斯勒二○一○年十二月一十五日
译:马国宜

我们现在生活在一个“需求必须马上被满足”的社会。不管是食品,娱乐,反馈,内容,我们总是现在就需要并且持续地需要。

每周7天里我都和我的ipad在一起,每有消息或新闻我的手机总会提示我。我总是希望知晓更多新闻,所以当我从facebook上读到朋友发布的信息,它就马上成了老新闻。我的生活目标似乎成了追逐那些持续更新的内容,但却不知道为什么。

像大多数人30多岁的人一样,我并不总是这样。我还能记得自己连手机都没有的岁月。尽管和这个世界上的信息连结的没有现在这么紧密,我过得一样很好。现在如果我出门忘了带钱包,我会觉得没关系。但如果忘了带手机,我马上会掉头回家,因为我无法忍受和那些持续的信息流分离,它们几乎成了生命线。

我知道我不是唯一的一个。如果你正在阅读这个博客,你可能也是一个有同样强迫症的人。你有想过这是为什么吗?

哈佛大学经济学家大卫一莱布森认为这是因为我们评估未来收益的时候仿佛在用两个大脑,一个“不耐烦大脑”与一个“耐烦大脑”。受“不耐烦大脑”大脑支配时,我们考虑的是需要马上获得的满意度。而当“耐烦大脑”掌控时,我们会思考更多今后的收益。

12月2日莱布森在哈佛大学燕京图书馆的一场“心,脑以及行为-哈佛大学杰出讲座”中与一群好奇的听众分享了他的“多元自我”理论。

莱布森教授以一个提问开始他的演讲。这是一个小实验:“假设现在你在享受spa, 你被给予两个选择,现在享受一个15分钟的按摩或者一个小时之后享受20分钟的按摩。两者都是免费的。你会选择哪一个?”

如果你选了现在做15分钟按摩,你属于近三分之一的观众。
这说明什么?我们的需求要被马上满足。
尽管按摩和来自全球信息通路的新闻是两回事,但其中关联的是我们的参会者希望从我们的会议内容中得到什么。如果从一个长达一小时的会议中可以得到的重要收获和从一个20分钟的时段得到的一样,没有人会愿意坐那么久。

这完全是关于战略思维-了解我们的受众并以他们喜欢的时间框架和形式提供他们要的内容。当下次你开始规划你会议活动和参会者体验时,可以考虑以上内容。

版权所有: 商业会议策划圈通讯  未经允许,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