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今年的春节,原计划去武汉,现在有了大把的时间,做饭、看电影、和家人问问平安、和自己对对话。每年一篇的个人总结,是我愿意沉浸很久的、和自己的对话。年前写了一半,今天的时间,感觉适合这样的自我对话,于是把它写完了。

 

一、首先还是……

自我成长。

我这样的年龄,还提“成长”,怪么?也许吧。但真心喜悦的感受,总在揭秘最诚实的答案。

让我最有心流的时刻,一半来自思想和方法上的收获。在那些时候,我感觉自己和古玩市场会淘货的人差不多,收了宝贝,表面平静,内心喜乐。通常,这样的时刻出现在我参加学习的那些课堂里、也出现在和一些诚挚有料的人的交谈中,例如和一位美学老师聊聊怎么培养创新思维。

另一半,则来自尝试这些方法并确定有效果的时候。有时,效果一目了然,例如通过一个角色演练,马上能看到培训参与者前后的方法变化。又一些时候,则需要参加者告诉我:“有用,会把公司其他项目都按这个方法做一遍复盘”,知道神奇的种子发芽了,这是令人喜悦的。

尽管许多收获新知的时刻都伴随着快乐,不可否认,还有一些促进自我成长的时刻是令人极度不舒服的。

例如,12月,我为得到大学的同学准备案例分享前,写出稿子让教练点评。我在成都,教练和我的小组同学在北京,远途连线,不确定他是否知道我能听到每句点评。我却听到了每一句不客气的话:“这是新闻稿还是案例?这么夸自己别人怎么听”。

由此,我记住了这八个字:褒奖别人,贬低自己。这个说法我认。自夸也罢、不自夸也罢,我们都希望在别人眼里自己不差,而褒奖别人,可以更体现我们谦虚的品质和欣赏感恩他人的涵养。把自己,还是留给别人夸更好。

还有比这更痛的领悟。

从18年到19年,我完成了为期15天的思腾国际教育工作者培训。在这些课堂中,我们这些要影响他人的人,对自己的价值观、使命、追求、行为模式做了里三层外三层的剖析。

被老师指出自己的一些模式的时刻可以称作最痛的领悟。在最后一场模拟教学演示后,我搬了椅子请Truus老师坐,她说不用,并说她会安排我们怎么坐,此刻不需要我来“steer”(管方向盘)。

她点评我“自然的倾向于主导型行为,这种主导和控制会给课堂带来自己不期望的影响”。在那一刻,我是错愕的,‘把椅子给她放在那儿’-这难道不是我在关爱和担责么?!担责与控制之间原来有一条如此细的线。

我能理解她是在用她的教学法,创建一个让我毕生难忘的环节。但突然的、深度的自我否定,令我难过至极。内心反应如此强烈,并不是因为这是我第一次意识到这个模式,只是这一刻,我感受到这个习惯其实存在于我的内核,根深蒂固、难以剥离。在课后行动计划中,我没能力写出任何内容。

能为自己感到骄傲的是:我仍可以就事论事,在课堂以及课后在邮件中,真诚的向她表达感谢。她只是在奉行一个培训大师Here & Now -现场解决问题的原则。她说的,是对的。

尽管当时无法写出行动计划,相关的意识却深切的扎在了心里。学习结束几个月后,我还是能看到自己的进步。更多的把方向盘交给同事、学员、家人;过去的课堂有时开场轻松,后面的氛围却好像越拧越紧(往往是由于有个老师一定要完美的让大家做到什么);现在,很多次,我可以在课程结束可以舒一口气—我们做到了!从头到尾在轻松愉快的心情下学习。

 

二、对距离近的人欣赏更多

1月17号,我们在办公室开了总结会。

似乎在每位同事刚进入这个小团队的时候,我们都有过彼此惊愕、互不适应的阶段。但在今天,我对她们,除了在工作中的欣赏,还有浓浓的信任和情谊。

我感谢大家能经受我不断拉动创新并持续要求改进工作方式,我的同事感谢在和我的共事中找到获得成长与成就感的方向。这样的反馈令我欣慰。

比起内部反馈让我更有感触的,其实是在外面听到别人告诉我,我的同事用我举例说她的领导如何做到鼓舞和激励她。那是我带乔乔参加一个有关影响力的培训,她在她的小组里举例子讲她所体会到的鼓舞与激励。听别人转述的时候,很温暖,内心感谢她,也说给自己:“功夫不负有心人哦”。

11月,为了写项目经理能力模型那篇文章,我访谈了很多人,励展的张岚副总裁的一句话让我难忘:“对人的包容度要高-什么性格的团队成员都能带,什么性格的外部伙伴都能合作。”

对人的包容度要高-这是在新的一年中,我觉得需要研修的功课。恰巧最近在看《非暴力沟通》这本书,有这样的读后感:

-对给造成自己情绪冲突的他人言语,多思考对方的内在需求,如果满足这样的需求有助于事情以及关系,那就及时给、主动给。

-也思考:自己的不满是因为有什么内在需求?用些有智慧的方式让他人了解到。

愿在新的一年,能用更好的情商能力预防与减少沟通中的问题。单纯愉快、有所成就,彼此留意给情感账户多放存款,如此,最好。

 

三、认识到对工作过度倾斜有问题

这一年,讲课最密集的时间是连续7天3个城市。在课堂中看到给他人带来的影响,依然觉得很有意义。而在下课后的心绪中,有对自己其他角色责任缺失的自责、还有一些不踏实。

来自他人的认可、得心应手的事情、可以自主的空间、创新后的欣喜-很多时候,讲真心话,我感觉到工作成功地诱惑我把它放在生活之前。

结果就是,好像生活在成为越来越薄的一个壳,里面,很多都没被照顾好。这个认识的积极作用是提醒我:是时候画一条生活保卫线了。下面的这个自我教练工具,是我需要审视现状,对症下药的。哪个象限最短,需要开始补一补了。

给家人打些个电话;和朋友联络联络;给孩子些切实的支持,例如看作业、一起玩些什么;多做几顿认真的饭,疫情控制住后坚持健健身、逛逛商店等等。

特别的大环境,写作文的心境有些不安。还是需要祝我们早日战胜疫情,之后开创自己理想的、新的一年!

Back To Top

Send this to a fri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