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关展览的记忆,醉了似水年华|赛诺迅2016会展征文二等奖

看,脑海里那或远或近,或甜美或苦涩,或模糊或清晰的一个个小故事,宛如形态颜色各异的贝壳,散落在回忆的沙滩上。轻轻拾起,放在耳边,仿佛听到了那一天……

 

1

“各位乘客您好,这里是机长广播。由于飞机上一位乘客被手提行李砸伤,需送往医院治疗,机组人员正在将ta的行李卸下飞机,预计延误,起飞时间待定,请您耐心等待”’dear passengers …’

这是我作为领队的第四次美国之行,团队三十几个人一起从上海出发,经旧金山转机飞往拉斯维加斯。听到机长广播,原本塞得满满当当的飞机,因为要延误变得躁动不安,马上各种问题在机舱里此起彼伏:“到底什么时候能起飞啊?”“不会延误下一段吧?”而我挤在机尾靠窗座位,心里默默的想,不会那么巧就是我们团员吧?

 

墨菲定律再次被印证。还没走到行李转盘,就听团员跟我说,被砸伤的确实是我们团的。安排好手头工作后,我马上跟她通个电话,了解伤情,还好并无大碍。为了不影响参展,在受伤团员要求下,我帮她改签了第二天的航班,来拉斯维加斯与大团队会和。延误航班、后续理赔都是小事,万幸团员没有大碍。那一刻,平安是福。出门在外,我体会到了永远是安全第一。

 

2

“Do we have an emergency room ? My friend’s head is bleeding…”

在旧金山机场找急救室,已经记不清这是我在问第几个机场工作人员了。转机时间只有短短一个小时,经过长途飞行大家都一脸疲惫,在登机口慵懒的坐着等下班机。刚想踏实坐一会,我就被团员叫住,原来团队里一位朋友撞在洗手间的不锈钢纸巾盒上,当时就血流不止。机场工作人员答复最近的医院开车单程一个小时,而机场里又没有医疗室。跟朋友商量了一下,伤口不是很深,先用清水冲洗下,再贴上我随身带的一包创可贴尽量止血,然后到拉斯维加斯再去医院。一阵忙碌的简单处理后,我们终于按时登上飞机。那一刻,急事缓办。突发状况,职业培养了我,第一反应永远是是保持冷静。

 

3

“叮——叮——叮——”睡梦中被电话铃声吵醒,我迷迷糊糊还以为闹铃响了,摸到手机看了一眼,凌晨三点谁给我打电话呢?打错了吧?!万般不情愿的拿起听筒,传来熟悉的中文:小赛,我是老杨,麻烦你现在到我房间来一下。有点事。还没等我反应,电话就被挂断。这……半夜三更……让我过去……是不是不太方便啊……但听电话那头深沉又严肃的语气,顿时困意全无。犹豫再三,拨通了我领导电话,我们结伴一起过去吧。

 

走在楼道里,远远就看到他们房门开着。省去了寒暄,老杨告诉我们,跟他同住的朋友胡总家里出了点意外,她老婆开车出车祸,刚刚出生几个月的小女儿去世了。我看了一眼胡总,显然他已经以泪洗面了,整个人情绪低落得一言不发。再多安慰的话语都是苍白的,领导马上让我联系回国的航班,几经周折,决定天一亮就去机场,直接买最早一班机回国。胡总语言不通,又一夜未眠,让人颇为担心。于是领导安排我和他一起飞往洛杉矶,把他送上回国的南航航班。一路上他什么也没有说,我想不去打扰就是对他最大的尊重。目送他在柜台检票,然后步履蹒跚的走上廊桥,直到看不清我才转身,泪水也不自觉的流了下来。那一刻,大爱无声。极端情况,让我真正理解推己及人,尽自己最大努力去化解他人哪怕一点点痛苦。

 

从业七年里,类似的状况、情景、故事还有很多。做过展览的人,都不会忘记长途飞行的疲惫,不会忘记布展撤展的焦虑,不会忘记开展期间的忙碌,更不会忘记展会结束后的如释重负。正是这些点点滴滴的小事,让我和同事们结成亲密无间的团队,让我和客户们成为无话不谈的朋友,让我和合作伙伴们成为荣辱与共的战友。而我也从青涩蜕变到纯熟,与客户们从简单寒暄到诚挚交心。一次次的交流,让我读懂了老板的压力与无奈,体会了业务员的勤奋与可爱,也看到了外贸行业的艰辛与起落。

 

最初选择这个行业,仅仅是单纯的希望通过展会平台传播、交流、创造,同时证明自己价值。时至今日,虽然换岗做境内展会,也只是为了给自己更多可能。但我仍然在践行理想的路上,坚定前行。

 

每年展会上的相聚,短暂又热烈。被同事认可,被同行称赞,被客户惦念——每每这种时刻,都让我感到内心无比甜蜜,更是会以此鞭策自己,勿忘初心。借用朋友的一句话,记忆是壶好酒,会在不经意的时候,醇香四溢,醉了似水年华。

 

赛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