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底,轻松一下。不管这些事儿的本质如何,写成杂文轶事,就供大家一乐儿了。

一则

多年前的一次展览期间,同事说比利时大使来了,问怎么来的?答:就看见他自己下了出租然后到注册台注册,看到名片才知道大使来了。我赶快告诉比利时展团“你们的大使来了”,负责人说他知道要去哪里,没关系。半小时候后大使开始主持比利时公司参与的论坛时段,颇有公仆范儿。

二则

一位朋友所在的机构11月承办完一场在中国举办的国际会议,说开会第一日特别忙,有好多要临时补做胸卡的事情。有的地区来的官员说,拎包的同事需要进场;有的说司机也需要进来。我说有没有可能你给这些人单卖票,酒店每天每个人几百块钱人头费呢,他说这么要求得得罪人,不如不得罪。

三则

以前从不以为做政府主导活动会太辛苦。年底见一些同行,听他们的故事才了解辛苦所在。辛苦之一是开幕式排位,如果碰上上百号领导要上台、还不能百分百确定谁来谁不来,排位置这件事就得让组织者夜不能寐。忙一宿不说,还得一直忐忑到结束,最好不会有人因为觉得你排的不合适而不开心。所以精简办会精简掉开幕式,绝对是个福音。

四则

这则更轻松。同行去委内瑞拉办展,对方国家说查韦斯总统要来参加开幕式,到闭幕都没等来总统。闭幕日前,通知说改成商务部长来讲话。于是中方一大早就在外面迎候,左等右等看不到任何像是部长级别的车辆,以为又不来了,最后看到从摩托车后座下来个老太太,自己介绍是部长,发了言,又坐摩托绝尘而去。解释了原因是为躲避交通拥堵,非常不拘一格。

文:马国宜

出自《商业会议策划圈》